一条咸鱼

咸鱼文手,试图翻身
活在大纲,死在开头

迟到了一整天的辣鸡生贺

         王耀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在一条窄小黑暗的街道上跌

跌撞撞的独自前行,他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也看不见其他的一切,眼前只能看到那仿佛

没有终点的街道。
       
        他走了许久,走过了春暖花开,走过了

寒蝉凄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直走

着,但是他知道这是他必须要做的事。

         直至豁然开朗

          不停的走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