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咸鱼文手,试图翻身
活在大纲,死在开头

Truth

耀爷弯如蚊香盘(。

其实这个设定原本应该很虐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

欢乐_(:з」∠)_

大概就是社会上一些真实的同志设定?比如骗婚掰弯直

男一类的(x

昂小菊就是辣个被掰弯的直男和骗婚的GAY……

_(:з」∠)_小菊全程未出场全靠对话刷存在感(。

_(:з」∠)_法叔开了个GAY吧耀爷就在里面对法叔倾

诉(x

_(:з」∠)_你们相信我这章真的不是美食组

第一章

        “ 虽然从一开始我就想到我们最后的关

系可能会很尴尬但是老实说我没想到特么的

会这么尴尬。”

        扎了个小辫子身形略显娇小的男人像个

八爪鱼一样趴在吧台上语气颇有些颓废地说

着话;一旁一个留着齐肩长发却满下巴胡茬

的金发男人正在满脸无奈地为吧台上那只颓

废的八爪鱼调酒。

        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便被吧台上原本正

颓废的人愤愤不平的话堵了回去。

        “当初我们从室友进化到炮友只用了一

个晚上,现在我们从能抱在一起滚床单到擦

肩而过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的情况用了也不过

是一个晚上的功夫;虽然我敢肯定他想做这

件事想了绝不止一个晚上。”

         王耀接过弗朗西斯递过的长岛冰茶狠狠

的捏着杯子,咬牙切齿的继续向眼前的人倾

诉:“天知道那个严谨的家伙是从什么时候

开始想把我踹了的;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已经

打算好一切了;”

         恶狠狠的吸了一口杯子的液体,仿佛里

面装的是那个被他恨恨的念了一晚上的人的

血,咽下后又带着一种想要把吸管嚼碎的气

势不停地咬着吸管,发泄着满满的怨气。

        弗朗西斯看了一眼吸管的惨状便十分嫌

弃地把吸管抽出来扔进了垃圾桶,这时王耀

又把自己摊在吧台上语气沉痛地继续对弗朗

西斯说话:“我真傻,真的,本田菊那个小

兔崽子TMD只是想弯着玩玩,结果我居然和

一个傻白甜的小智障一样以为他真的被我掰

成了蚊香盘。”说完后又挣扎着把自己从吧

台上拎起来,把手上的酒狠狠的倒进了嘴

里。

        “嘿…宝贝儿,慢点儿喝,长岛冰茶可

是著名的失身酒…”弗朗的语气有些无奈,

下一秒却又带了些调侃:“哥哥我可不想明

天早上找到你的时候你眼泪汪汪地捂着腰,

身上一丝不挂但是一身可疑的痕迹并且告诉

我你屁股疼得厉害。嗯…也许旁边还会有几

个用过了的套?”

        “我说伙计,”王耀面无表情地开口:

“你的话开始让我生气了,如果你不诚恳的

向我道歉并且用一杯4Mojito作为赔礼的话我

想我脚上的靴子大概就会迫不及待地去亲吻

你可怜的屁股了。”

        他将身子侧了侧并把右脚脚踝搭上了左

腿的膝盖,让弗朗西斯能够看到那有些尖锐

的鞋头以及底部和两侧镶嵌的铆钉,金发的

法国男人看到后觉得自己的臀部仿佛已经感

受到了深刻的痛感,不禁打了个寒颤,无奈

地开始调酒,嘴上说着:“好的我亲爱的王

耀先生,我向你道歉并将诚恳地把赔礼双手

奉上,但是亲爱的耀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你什

么时候开始转变成了朋克风?”

         王耀用一种高岭之花的表情斜了弗朗西

斯一眼,冷酷地丢下一句:“刚刚。”便离

开了座椅向卫生间走去。

_(:з」∠)_如果有人看就留个喜欢或者粉我一下呗(不

要脸

_(:з」∠)_其实这篇还有一个比较具体的人设来着如果

有人想看就放出来(x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