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咸鱼文手,试图翻身
活在大纲,死在开头

《江南》

灵感来自杜甫的《江南逢李龟年》

篇幅不定(*❦ω❦)

原本打算当做杜甫和李龟年的同人(x

但是感觉那样BUG太多(其实改成菊耀BUG也不少……

而且给小伙伴看过以后说感觉可以代入菊耀(。

于是改了改重发混更(x

“我”是耀爷。

感情戏来得极慢而且略有BUG(。

也许会有后续_(:з」∠)_

------+++++++--------+++++++----

        我见过前面边那个人。

        虽然现在他与之前相比显得有些落魄,

我也只能看见属于他的一个背影,但是我能

确定他是谁。

         在我少年意气风发之时,曾有幸见过他

一面,自然也听过他的歌声。

         那时他是全国闻名的伶人,虽说本身的

出身不过是一个毫无背景的中上之家,不过

靠着他的嗓子和自己写的曲,他也就这样慢

慢的成为了官家常客。

        那时的我呢?似乎也是少年之时,因着

会写几句诗曲,也是在富商高官之家里往返

做客,而如今这乱世,想来是再无几人有此

等闲情逸致了,那些高官富商家里的光景怕

是也好不到哪去。

         就如身旁这个大院一样,大门两旁原本

高挂的两只大红灯笼早已被日光晒得褪了颜

色,其中一只经不住风吹雨打,早早落到地

上。另一只苟延残喘的吊在上面随着微风旋

转摇曳,仿佛下一个瞬间便会坠下来与地上

那只灯笼相依为命。

          院里长久的没人打扫早已覆上了一层

厚厚的灰尘,花盆里原本栽的那些各式各色

的名花异朵没人打理也变成了一盆盆枯木,

毫无生机。曾用来养鱼的水池早已干涸,里

面的无数名贵的锦鲤也是不翼而飞。

        虽说四处都是一副荒凉破败的景象,但

当初那低矮的绿藤却顺着凉亭爬的欢快,旁

边的一颗桃树比起最初也是节节拔高,满树

的桃花也得意的迎风招展着。

         忍不住走过去用手指轻叩了几下一根缀

满桃花却稍显细小的分枝,花瓣便纷纷扬扬

的落下,在空中旋转飘飞着。直到这时我才

意识到,我竟是在这荒凉的院中走了许久,

而之前见到的背影则是早早就在属于我的视

野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或许心里是有些可惜的吧,在这种乱世

能遇到一个曾相识的人本就十分不易,偏偏

我还这么错过了。

         当我把远飞的思绪拉回来、抬起头时,

正巧看到一只手向我伸来;手指修长纤细,

白皙而骨节分明,简直就如同出自玉雕名家

之手的杰出作品,而这只手现在正伸向我的

右肩。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你肩膀上有片

花瓣忍不住拿下来。”他用那只漂亮的手拿

着一片粉色的桃花瓣微笑着向我说道。

         是他。

        “我看你有些眼熟,似是在哪里见过,

既然如此有缘,不如同行可好?”他这样向

我问道。

         “甚好。”我听见我的声音这么答道。

———————————不知道是TBC还是END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