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咸鱼文手,试图翻身
活在大纲,死在开头

君问归期

感恩阅读

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乱七八糟的短文

文不对题

标题是我区名求同区小伙伴勾搭带我装逼带我飞(x

带○的对话基本来源于原对话

————————————

        在蔡居诚虎落平阳之前,他的春节都是在

武当,和整个门派的师兄弟们和师叔和掌门

一起过,有大家一起准备的年夜饭有嬉笑打闹

的师兄弟有自己燃放的烟火也许还会有庙会上

卖的糖葫芦。

         现在,有的是点香阁春节也没有停的莺歌

燕语,鼓楼街上嬉闹的顽童,梁妈妈给张罗的

年夜饭,以及——一个不好好在门里过年非得来

点香阁凑热闹的傻子。

          “师兄想不想我啊?前段时间被叫去帮忙准

备过年相关的事情感觉好久没来看你了,你看

我给你带了冰糖葫芦……”

         傻的可以。

         “师兄你表情很不好啊,大过年的高兴点

嘛,来,给笑一个。”

         蔡居诚十分嫌弃的把掰着自己嘴角的手

拽开,语气不善的问“你来这里干什么,武当

连年夜饭都不管了吗?”

         “我可是抛下了全门派的师兄弟们来看你

啊,师兄你就这么对我 太让我伤心了。”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给不给钱,东西到

了就请回吧。天色不早了,我……”○

          “师兄。”

          蔡居诚头一次被他打断说话,显得有

些懵然。

           “师兄你……如果想早还清钱和我说就

是了,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朴师叔他们都在

等你,过年还是一家团聚的好”○

          “……”蔡居诚大概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嘴巴张张合合最终没有发出什么音节,表情却

有些微妙。

         “师兄,回去吧,我……先走了,明天再

来看你。”

           起身离开,拉开房门,等了许久,也没

有等到他的回应。最终还是只能像往常一样,

孤身离去。

         但总觉得,在关上房门的瞬间有一声不

知来自何处的叹息,似有似无,被鞭炮声震

碎在风里。

_(:з」∠)_不要脸的求小心心求评论

_(:з」∠)_感恩阅读

评论

热度(12)